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生鮮電商要與線下融合

        近一段時期,生鮮電商發展迅速。天眼查數據顯示,從2018年到2020年,國內生鮮電商相關企業數量分別為5.6萬家、7.2萬家、8.9萬家,呈現穩步上升趨勢,2020年生鮮電商全年交易規模約為3641.3億元,同比增長42.54%。

        不過,目前已經有一些生鮮電商處于退出或逐步退出的狀態。即便是行業內規模較大者,不乏依靠多輪融資以注入資金,并且尋求上市者。如此行業現象的背后,則是生鮮電商面臨的最大問題——利潤。

        除卻社區團購外,生鮮電商多采取兩種模式,要么是倉店一體,店面即倉庫,要么是貨倉前置,盡可能把倉庫放在距離社區較近的位置。這兩種模式在配送體系和消費體驗上各有利弊,但有一點是相通的,即都需要龐大的倉儲成本和配送成本。畢竟,生鮮對于時效性要求甚高,誰愿意買不新鮮的蔬菜水果和肉食呢?龐大的倉儲和配送成本,再加上線上各種推廣成本,這就壓低了生鮮電商的盈利空間;ヂ摼W本來玩的就是高數字輕資產,當需要“買房置地”時,游戲規則就發生了變化。

        對于城市建成區域來說,在生鮮電商進入之前,當地社區其實已經有了較為完備的生鮮倉儲、運輸和銷售體系,以及遍布社區大大小小的生鮮線下網點。并且,這一體系和網點布局是與社區的交通情況和居民的消費情況相適配的,形成一定的穩態。更為關鍵的是,這個穩態是非常微妙的,某個街道的居民在不同季節的一天之中會購買多少斤芹菜?沒有人知道具體數字,消費者不可能每一天都買同樣的菜。但當地的商超和菜市場的商販,每家都大概知道,自己一天要進貨多少才能維持平衡。

        換言之,生鮮電商宛如“闖入瓷器店的牛”,讓社區生鮮銷售體系重新獲得平衡,“牛”和“瓷器”都需要付出代價。想用龐大的算法取代大大小小菜市場的計算器,理論上可行,實際操作太難,因為成本擺在那里,消費習慣擺在那里,既有體系擺在那里。更為關鍵的是,當瓷器店里的其他“瓷器”們,也開始玩線上時,“牛”的空間就堪憂了,因為前者在當地體系內的既有優勢,是后來者所難以具備的,F在,不少大型商超或依賴已有電商平臺發展配送業務,或自己開發線上體系,與生鮮電商們開展競爭。

        正因如此,生鮮電商真正要做的,不是“打碎瓷器店的瓷器”,而是不斷與線下既有的生鮮銷售體系融合共生,相互補充。想靠一個APP、一個大倉庫大賣場完全壟斷一個社區的蔬菜水果,想想也沒有多大可能。

        來源:工人日報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生鮮電商

      研究報告、榜單收錄、高管收錄、品牌收錄、企業通稿、行業會務





      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