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你丟掉的舊衣服正成為馬云們新的流量入口

        盈利之痛

        相對于中國一年上萬億的服裝業產值,舊衣回收行業的市場空間幾乎微不足道。

        有資料顯示,中國每年廢舊鋼鐵市場規模高達3000億元,廢紙行業每年的市場規模也高達上千億,而唯獨廢舊衣物市場規模目前僅有十幾億元。

        盈利之痛貫穿于廢舊衣物回收行業的前端、中端和后端。

        在前端,廢舊回收人員對于舊衣物的回收積極性一直不高。“相對于廢舊衣物,回收員更愿意回收家電,金屬,紙箱等”,方曉東提到,對一個騎著三輪車走街串巷的廢品回收人員來說,回收一個洗衣機、空調、冰箱能賺幾十甚至幾百上千塊錢,但是如果收舊衣服,每公斤只能賺一兩毛錢,“就算把三輪車堆滿,他也賺不回收一個冰箱賺的錢。”

        對于上門回收廢舊衣物的互聯網平臺來說,實現盈利更加遙遠;他們更多的還在探索如何覆蓋成本。物流成本是互聯網平臺最大的成本,據了解,目前各家互聯網平臺主要采取的是和快遞公司合作,讓快遞員上門。

        但互聯網二手回收平臺這種方式存在兩個問題,馬云認為,第一是物流成本高,上門取衣的成本和用戶發快遞的成本是幾乎相同的。有平臺這樣算過一筆賬:用戶一次捐贈10公斤舊衣服大概就是上門服務的盈利點;但很多時候是達不到這個數量的。另外,快遞員上門收取舊衣服本質上是一種逆向物流,這和現在的快遞模式在匹配上存在很多問題。

        為了降低成本,飛螞蟻此前曾投資了一家快遞公司,專門做逆向物流。另外,他們也開始準備走到線下,鋪設舊衣物回收箱。出于降低物流成本和對于居民便捷性的考慮,馬云認為,線下未來依然是舊衣物回收的主戰場。

        由于市場總體規模較小,加上盈利艱難,舊衣物回收行業很少被資本看重。以飛螞蟻為例,其成立以來還沒有拿到過融資。馬云成,他們不是不想融資,而是資本看不上這個行業,覺得盈利空間小;在他看來,資本更愿意投資到盈利空間更大的手機回收、家電回收、廢紙回收等領域。

        舊衣分揀工廠的生存狀況也不容樂觀。據了解,分揀工廠目前除了少數大企業之外,大部分都是小作坊,本質上還是人力密集型行業,“工廠管理的好,就能生存下去,管理的不好就倒閉了”。

        “辛辛苦苦一年就賺二、三十萬,而且大部分還是虧損的”,另一位行業人士表示,分揀工廠的利潤非常薄,一噸舊衣服大概只能賺200到300元,而且隨著人力成本的提升和環保要求趨嚴,分揀工廠的生存越來越難,數量也在減少。

        舊衣回收產業的后端過的也不容易,對他們來說,出口依然是盈利的頂梁柱,但競爭的激烈程度也在加劇,他們的議價權也在逐漸降低。

        除了出口,舊衣的其它處理途徑幾乎都是虧錢的。以再生處理為例,方曉東提到,一噸再生材料的價格只有200到300元左右,比如再生的汽車隔音棉,在汽車產業中是非常廉價的材料,“如果太貴了,汽車廠商沒有動力花錢來采購。”所以,再生的成本比新材料還貴,但收益很低,從經濟成本來看并不劃算。

        方曉東透露,有時候處理廢舊衣物不僅沒有收益,反而要倒貼錢。比如,對于一些完全沒有用處的廢舊紡織品,它們的最后歸宿可能是發電廠,被運送至發電廠燃燒發電,但是發電廠是不會花錢買的,甚至他們還需要補貼。

        和發達國家相比,中國舊衣回收還缺少一個產生利潤的途徑,那就是重新在市場中流通。

        據廢舊紡織品綜合利用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下稱“廢舊紡織品聯盟”)的官方發布的一篇文章,2017年7月,中國循環經濟協會牽頭,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中國化學纖維工業協會、中國再生資源回收利用協會四家協會,聯合向商務部流通司有關領導匯報了中國廢舊紡織品的回收利用現狀,以及探索建立二手服裝市場的工作思路。

        商務部流通司副司長尹虹當時明確表示,國家對二手服裝的政策是禁止的。

        不過從政策的發展趨勢來看,國內也在研究探索建立二手服裝市場的機制。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副會長孫淮濱建議引入市場機制建立從舊服裝到二手服裝市場。

        據廢舊紡織品聯盟的上述文章,尹虹當時提到,政策的調整需要充分的論證政策調整的必須要性,需要能規避政策調整后的風險,同時,需要征求相關部門(如環保部、工商總局、質監、衛計委等)的意見,也需要考慮互聯網經濟下是否有足夠的消費群體。

        流量入口

        一方面舊衣回收不賺錢,但另一方面,卻不斷有互聯網公司加入到舊衣回收這個領域中,甚至京東、阿里以及一些快時尚品牌如H&M也涉足了這個市場。

        以京東為例,此前京東也通過二手平臺拍拍參與免費上門回收舊衣業務。用戶可以通過京東公益“物愛相連”平臺或下載拍拍二手APP一鍵呼喚京東快遞小哥免費上門收取閑置衣物。京東拍拍二手也聯合利樂、寶潔、蒙牛等企業發起了“萬物新生計劃”,并聯合一些垃圾分類領域的回收合作伙伴,進入前端回收環節。

        而阿里系旗下的天貓、閑魚也接入了飛螞蟻等幾家舊衣回收的平臺,并和快時尚品牌H&M達成合作,嘗試在線上進行舊衣回收,用戶可以通過這些平臺預約上門回收服務,并獲得螞蟻森林能力、購物優惠券等獎勵。

        既然不賺錢,為何還有各種玩家涌入這個領域?

        王豫認為,雖然各家都沒打算從舊衣物回收上掙錢,但是各有心思——京東和H&M更看重對品牌的拉動作用,以及打折券帶來的銷售額的提升;而阿里和飛螞蟻這類平臺更看重的是流量入口的價值。

        “廢舊物品回收對用戶來說是一個很強的需求,我們最早就是希望通過這種方式來帶用戶和流量。”馬云坦言,飛螞蟻的目標就是瞄準了流量,希望通過將流量轉化到電商業務和其它廢品回收領域,以求實現盈利。

        據悉,飛螞蟻目前的營收大頭并不在舊衣物回收上,而是在電商業務上。馬云透露,2018年飛螞蟻在廢舊物衣物回收上的營收大概有幾百萬元,但是在電商和廣告上的營收卻高達3000萬元左右。僅以電商為例,借助其公眾號上積累的上百萬粉絲,2018年其電商交易額達到5000萬元。

        據了解,目前飛螞蟻除了接入阿里系各平臺外,也接入了京東、58旗下的二手交易平臺“轉轉”,但是來自阿里系的訂單量卻是最大的,“而且大的不是一點點”。

        馬云表示,飛螞蟻在阿里系平臺上獲得的回收訂單從最初每天幾百單到現在每天上萬單。“阿里最開始沒有發現用戶的這個需求,飛螞蟻把這個業務培養起來了”,他稱,雖然阿里現在也涉足了手機回收、家電回收等整個回收板塊,但是從訂單量來看,舊衣物回收的訂單量是最大的。

        除了居民處理舊衣物的強需求,阿里對用戶的另外一個重要吸引力來自螞蟻森林。據了解,在阿里平臺進行二手衣物回收之后,阿里會獎勵790克螞蟻森林能量,遠超過大部分消費能獲得的能量,因此吸引了不少用戶,“部分用戶就是為了獲取螞蟻森林的能量來進行二手衣物處置”。

        相比其它平臺,“阿里做這個事情比較成功”,一位業內人士認為,阿里發現了這個入口的價值后,已經開始將二手衣物回收作為一個強服務入口進行推廣。

        以強需求的業務作為入口吸引流量,通過電商進行變現的模式在各行各業都屢試不爽。不過歸根結底,這種模式的基礎還是建立在舊衣回收這一基礎業務上,只有基礎業務穩固才能帶來穩定的流量。

        馬云認為,舊衣物回收平臺的競爭首先體現在成本和服務上。他表示,過去幾年飛螞蟻已經進入了300多個城市,把這個行業篩選了一遍,目前合作的60多家分揀工廠是行業中規模較大比較規范的工廠。

        在馬云看來,“未來單純只做一個環節肯定都不會好過”。此前,飛螞蟻已經投資了物流公司、出口公司和再生處理公司,并且很多合作的分揀工廠業務依賴于飛螞蟻,因此對于分揀工廠也有較強的控制力,希望未來能夠把各個環節都整合起來形成規模優勢。

        無論如何,舊衣物回收行業已經進入了新的時代,在互聯網思維的加持下,這個行業將會迎來何種變局值得期待。

        *文中夏禹、王豫為化名

       。▉碓矗喝旌蚩萍 張吉龍)

      2頁 上一頁  [1] [2]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舊衣

      研究報告、榜單收錄、高管收錄、品牌收錄、企業通稿、行業會務




      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