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你丟掉的舊衣服正成為馬云們新的流量入口

        一些人的“斷舍離”正在成為另外一些人的生意。

        對于將“垃圾只是放錯位置的資源”奉為圭臬的廢品回收行業來說,舊衣服卻似乎不是那么好的“資源”。

        最近,住在北京的夏禹打算加入“逃離北上廣”的大潮,換個城市生活,但她遇到了一個所有遠途搬家者都會遇到的問題——如何處理帶不走的物品。

        通過閑魚、轉轉等二手交易平臺,夏禹將一些價值較高的物品賣掉了,但是剩下的一大堆舊書、幾大包舊衣服如何處置卻成了難題。

        不得已之下,夏禹打算將舊書和衣服賣給廢品回收公司。就在她在苦惱怎么把這一大堆東西送到廢品收購點時,她發現,市面上居然有很多可以上門回收廢品的公司,用戶可以像叫快遞或打車一樣提前預約收廢品的“運手”上門的時間,這樣自己就不用跑一趟了。

        于是,夏禹通過一家廢品回收公司的微信小程序預約了運手上門。不過運手上門后卻告知夏禹,紙箱、舊書、塑料、電器,他們都回收,但唯獨不收舊衣服和鞋子,或者說只能0元回收。

        不解的夏禹在京東拍拍、閑魚、飛螞蟻等二手平臺查了一圈后發現,0元回收廢舊衣物的是普遍現象。于是,她只好抱著一大堆衣服到小區門口的二手回收點,以5毛錢/斤的價格全部處理掉了。

        夏禹的遭遇并不是孤例。由于分類回收行業對舊衣物回收并不積極,導致很多舊衣物被丟棄,而真正回收的比例少之又少。

        統計數據顯示,按照一件衣物的平均壽命3~4年計算,如果中國平均每年每人在購置5~10件新衣物的基礎上,每年每人遺棄3~5件舊衣物,國內每年將產生超過5000萬噸的舊衣服,而國內對舊衣服的綜合利用量僅為200多萬噸/年,綜合利用率不足10%。從存量來說,國內年產舊衣服將達到39億~65億件,家庭堆積的各種紡織品總量就超過了1億噸。

        對于年產值高達1.3萬億的中國服裝市場,舊衣回收利用是一座遠未開發的富礦。粗略預計,全國可能有價值約2000億元的舊衣物被淘汰,不過開采這座富礦并不容易。

        舊衣回收產業鏈

        “公眾對于舊衣服回收可能存在一定的誤解”,免費上門收衣的服務平臺“白鯨魚”創始人方曉東表示,實際上付費的上門進行舊衣回收的渠道一直都存在,只不過價格比較低廉,“一公斤衣服大概是1塊錢左右。”

        據了解,舊衣服回收一直以來都有明確的產業鏈,從回收到分揀處理再到重新利用,以及形成了產業。

        以前端回收為例,目前回收分為傳統線下模式和線上模式,線下模式包括政府支持的回收、公益組織的回收、廢品收購企業或者個人的回收等,他們主要通過在小區、學校等地設置廢舊衣回收箱、廢舊物品回收點、流動上門回收等模式運行。而線上模式是指互聯網企業發起的網上預約的上門回收模式。

        業內人士表示,相較之下,目前來看,廢舊衣物的回收還是以線下為主。

        以“飛螞蟻”為例,其創始人馬云透露,該平臺目前是最大的線上廢舊衣物回收平臺,在2016年回收的舊衣物達千噸,2017年增長到8千噸;到了2018年,回收量暴漲至4萬噸,他預計2019年能達到10萬噸。而另一家號稱線上排名前三的廢舊衣物回收平臺“白鯨魚”創始人方曉東提到,該平臺2018年回收的舊衣物達到1萬噸。

        但相較于每年數百萬噸的廢舊衣物回收總量,線上模式回收的量依然是微不足道的。

        不過近年來隨著廢品回收成為創業熱點,也出現一些專注廢舊衣物回收的創業公司,比如“鷗燕”、“衣舊傳情”、“綠袋環保”等平臺陸續成立,甚至阿里巴巴、京東等電商平臺也開始以各種形式參與到廢舊衣物回收的產業中來。

        在前端回收平臺對衣物進行回收后,這些舊衣物會被送到分揀工廠進行分揀處理。業內人士稱,這些分揀工廠以每噸1700元至1800元的價格購買“統貨”(不分質量﹑規格﹑品級的舊衣服)然后按照季節、衣服材料、新舊程度再進行分類。

        “相比之下,分揀工廠更喜歡來自北上廣以及江浙滬、珠三角等沿海發達地區的舊衣服,因為這些地區的衣服很多都比較新,而且質量不錯。”一家廢舊衣物回收平臺的負責人王豫告訴全天候科技。

        王豫稱,最受歡迎的是成色在八成新以上的夏裝,這是出口到國外的主力,剩下的衣服會做進一步的處理,比如將拉鏈、紐扣、金屬配飾等取下來進行回收,這些物品有專門的公司進行回收。以銅拉鏈為例,市面上有人以2萬元/噸的價格進行回收。

        處理之后,這些舊衣服基本上會有三個最終的歸宿:捐贈給貧困山區,出口到非洲或者東南亞,或者是再生處理。

        實際上,進入“捐贈”渠道的舊衣數量是比較少的,目前大概只有10%的舊衣服會用來捐贈。王豫認為,捐贈數量小的原因,一方面是需要大批量接受捐助的地方越來越少,單純的舊衣服已經無法解決山區的貧困問題。

        另一方面,政策對于捐贈也有嚴格的要求,“已經不是想捐就能捐了”。按照4月19日民政部社會組織管理局的發文規定,只有登記或者認定為慈善組織且取得公開募捐資格的社會組織,才能開展公開募捐活動;其他組織或者個人,不得開展公開募捐活動。這使得很多舊衣物回收企業難以進行捐贈。

        在捐贈之外,回收利用是廢舊衣物的主要歸宿。“目前飛螞蟻回收的舊衣物大概75%是用于再生處理”,馬云稱,所謂的再生處理是指從舊衣物中挑選出那些可以進行循環再生的部分,通過分揀、清洗、消毒,然后打碎、再加工。

        通常來說,如果廢舊紡織品是棉、毛、麻等天然纖維制成的,回收后經過再加工可以制成復合材料、保溫材料和填充材料;w服裝回收后經過再加工,可作為再生纖維利用,制成產業用紡織品,比如做成大棚被、汽車隔音棉等。

        另外一些成色較新的夏裝則會用于出口到非洲或者東南亞國家,開始在另一個半球的人身上發揮作用。

        出口生意

        在舊衣物的回收鏈條中,沒有人否認出口的重要性。多位廢舊衣物回收行業人士提到,在舊衣服回收這個產業中,出口是唯一能產生較大收益的部分。

        方曉東透露,目前他們除了出口,其它的業務都在虧損,平臺在用出口的盈利來覆蓋虧損,從而實現收支平衡。

        據了解,根據品類的不同,出口到國外的舊衣服價格浮動非常大,通常每噸價格在6000元—10000元之間。其中,夏裝是最受歡迎的,每噸的出口價格大概5000元到6000元。“這兩天的出口價格在9100到9500元之間”,王豫稱。

        中國廢舊衣物出口可以追溯到二、三十年前,最早是一些廣東的企業在做相關業務。但是近10年來,舊衣出口規模出現大幅增長,按照聯合國貿易統計數據庫統計,從2009年起,中國二手衣服出口量在全球二手服裝貿易中迅速攀升。

        從目的地來看,中國廢舊衣物的出口主要輸入到非洲和東南亞。聯合國貿易統計數據庫顯示,中國對外出口的二手服裝超過60%最終出口到了非洲。而實際的比例可能更加驚人,方曉東表示,非洲是白鯨魚目前出口的頭號目的地,85%的舊衣物都出口到了非洲,出口到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的占比在15%左右。

        作為集中了世界最貧窮居民的非洲來說,二手衣服在非洲一度是暢銷品。有數據顯示,早在2004年,烏干達購買的服裝中有81%是二手服裝,2005年二手服裝占撒哈拉以南非洲服裝進口量的一半。人民日報2018年的一篇文章援引聯合國的數據稱,80%的非洲人在穿二手衣服;2017年,東非共同體進口了1.51億美元的二手服裝和鞋子。

        目前,從中國到非洲或東南亞的二手服裝出口已經形成了成熟的鏈條。方曉東提到,目前舊衣出口的完整鏈路是:國外的采購商先來國內洽談簽訂購買協議和合同,之后國內工廠開始按采購合同生產,并通過第三方船務公司或或貨運公司將貨物運送至對方國家港口,國內開具提貨單,等采購商打款后,提貨單會發給采購商,對方就可以去港口提貨了。

        “有些采購商是當地的商人,有些是定居在當地的華僑”,一位熟知進出口鏈條的人士稱,采購商在當地也扮演著批發商的角色,他們在提貨之后會將服裝以包為單位批發給更小的批發商,每包大概是一百公斤的衣服。

        最終這些衣服會出現在當地的“米圖巴(即二手)”市場上,以每件價值幾元人民幣的價格進行出售,“好一點的可以賣到十幾(塊)人民幣”。

        那么,國內每年出口到非洲、東南亞的舊衣規模有多大呢?方曉東分享的數據是,目前國內有能力出口二手衣服的公司大概在300到350家左右,每家企業平均月出口量在15個貨柜,每個貨柜是28.5噸;不過,近期由于大環境因素,這些企業的出口也受到了影響,平均每個工廠每月的出口量只能達到11到12個貨柜之間。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中國服裝到非洲的出口量不小,但就非洲的總體二手服裝市場規模來看,“(來自中國的二手服裝)市場份額最多不超過20%”,方曉東稱。

        上述熟悉非洲市場的二手服裝人士表示,除了中國之外,英國、德國、荷蘭、韓國日本等國家出口到非洲的規模也很大。

        “非洲人的體型更偏向歐美國家的人,歐美地區的服裝更寬大”,他稱,中國人的衣服不太適合非洲人的體型。他認為,中國二手衣服之所以能大量出口到非洲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價格非常便宜。

        價格便宜也是在非洲二手服裝市場的重要競爭力,這是二手衣服之所以在非洲暢銷的關鍵要素。有數據顯示,在非洲進口二手衣平均市場售價僅為新衣服的35%至40%。

        不過由于價格低廉的進口二手衣服對當地的紡織業造成了影響,目前已經有一些非洲國家開始有意識地提高對進口二手服裝的限制。

        2016年7月,盧旺達,肯尼亞,坦桑尼亞與烏干達等東非國家提高了進口舊衣服的關稅;南非《郵衛報》曾報道說,東非共同體計劃到2019年逐步停止從西方國家進口二手衣服和鞋子,重新振興自己的制造業。

        不過,中國舊衣物出口商對此并不擔心,“大部分非洲國家還會需要從國外進口二手服裝”,王豫認為,至少20年內還有需求。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舊衣

      研究報告、榜單收錄、高管收錄、品牌收錄、企業通稿、行業會務




      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