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一包辣條能撐600億估值?衛龍上市心不滅,卻難逃網友吐槽食品安全、低俗營銷

        “辣條一哥”衛龍再次踏上赴港上市之路。

        據港交所2022年6月27日晚間披露,衛龍美味全球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衛龍)已通過港交所上市聆訊。公司上市聯席保薦人為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和瑞銀集團。

        衛龍上市之路幾經波折。2021年5月12日,衛龍第一次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按照港交所主板上市規則,超6個月未獲批就失效。在上市材料即將失效的前一天,即同年11月12日,衛龍再次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2021年11月14日通過上市聆訊,但卻遲遲未推進上市動作,直到今年5月上市申請材料再次失效。

        據天眼查顯示,衛龍在2021年5月8日完成新一輪Pre-IPO輪融資。另據衛龍招股書顯示,中信產業基金(CPE源峰)、高瓴、騰訊、云鋒基金、紅杉資本中國基金、Duckling Fund L.P.、厚生投資、海松資本等投資機構共認購其1.22億股,已支付對價金額5.49億美元。

        而上述5.49億美元的投資,換來了衛龍5.86%的股權。據此計算,衛龍的估值已達93.69億美元(約600億元人民幣)。

      圖源:招股書截圖

      圖源:招股書截圖

        對于上市進程以及業績等問題,衛龍相關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相關事宜我司目前正按照監管要求穩步推進,同時,根據聯交所的規定,在靜默期內我司應當遵守信息保密的規則。”

        衛龍上市困境:單一、食品安全、低俗營銷

        據招股書顯示,衛龍的產品包括調味面制品(即辣條)、蔬菜制品和豆制品及其他產品三大類。

        其中,調味面制品是衛龍的主要收入來源。2020年,衛龍調味面制品收入26.9億元,占公司總收入65.3%;2021年,衛龍來自調味面制品收入為29.18億元,同比增長8.47%,占比雖從65.3%縮減至60.8%,但營收貢獻率也持續在60%以上。

        而且衛龍仍然嚴重依賴線下經銷商。據招股書顯示,2019年至2021年,公司92.6%、90.7%和88.5%的收入均來自線下經銷商。

        “目前衛龍遇到的最大的問題是‘單一’,”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對時代周報記者解釋道,這個“單一”包括品類單一、渠道單一、場景單一、客戶單一和模式單一。在這些單一因素影響下,資本市場對衛龍的關注度和追捧難以達到預期。

        除了“單一”外,百聯咨詢創始人、零售電商行業專家莊帥對時代周報表示,上市遇阻的另一原因可能是公司估值、發行價,以及發行規模沒達到預期,承銷商沒有把股票都賣出去。

        辣條市場競爭也不容小覷。近年來,三只松鼠、良品鋪子、鹽津鋪子等網紅零食公司,正積極開發辣條相關產品。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長張孝榮告訴記者,在激烈的競爭環境里,衛龍的老本辣條產品技術門檻低、可替代性強,在缺少足夠核心競爭力的情況下,未來將難以形成長遠的發展預期。

        而除去以上因素,帶著“垃圾食品”標簽的衛龍也逃不開食品安全頻現的情況。

        據國家及省級市場監督管理局2015年10月至2021年6月公布的質量抽檢情況,調味面制品的抽查結果顯示,各地監管部門抽檢共發現不合格調味面制品401批次,不合格原因涉及微生物超標、油脂酸敗、超量或超范圍使用防腐劑、甜味劑、色素等。其中,衛龍的調味面制品有七次不合格記錄。

        據山東廣播電視臺閃電新聞報道稱,今年1月,廣東網友吳先生在吃衛龍辣條大辣棒時,在包裝袋內底部發現異物,并懷疑是情趣用品,隨后他通過社交平臺發布視頻。吳先生表示,“不接受賠償金,只需要合理說法”。

        記者查看黑貓投訴【投訴入口】平臺,以“衛龍”為關鍵詞搜索后,截至6月28日共出現712條投訴結果,其中包括吃出異物、發霉、發黑發臭、漏油、食用后腹瀉等問題。

      圖源:黑貓投訴平臺截圖

      圖源:黑貓投訴平臺截圖

        此外,低俗營銷問題或成為衛龍上市路上的“攔路虎”。

        今年3月,衛龍因旗下辣條產品外包裝印有“約嗎”“賊大”“強硬”等宣傳字眼。而早在2016年,衛龍就被曝出在其天貓官方旗艦店發布“小哥,吃豆腐嗎”“鹵多了,看東西容易模糊”“足控福利”等廣告宣傳語。這兩起事件皆被業內質疑其存在“低俗營銷”、打“擦邊球”等問題。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衛龍

      研究報告、榜單收錄、高管收錄、品牌收錄、企業通稿、行業會務




      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