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關曉彤奶茶店非法開放加盟被告上法庭,有溫州加盟商300萬血本無歸

        原告方包善榮稱,在成都天然呆背后的四川至膳是騙子集團,“它撈明星來一起詐騙。”

        6月27日,“關曉彤奶茶店多次因特許經營被訴”登上熱搜,隨后,輿論迅速發酵。

        關曉彤奶茶店關聯公司成都天然呆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成都天然呆”)在當日中午發布聲明,表示溫州謳歌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溫州謳歌”)與其特許經營合同糾紛一案將于7月8日開庭審理,并稱關曉彤從未參與公司經營管理工作,目前部分別有用心的人借此炒作,相信法院會作出公正判決。隨后關曉彤工作室轉發該聲明。

      成都天然呆聲明。圖片來源:成都天然呆官微

        對此,此次糾紛案件的原告方溫州謳歌負責人包善榮并不接受。“簽合同的時候跟我說關曉彤是店長,那店長不參與經營干什么去?況且她爸爸也持有公司股份,這樣說不過去。”6月27日,包善榮接受時代財經采訪時直稱成都天然呆是騙子公司,“它還沒向商務主管部門備案特許經營就跟我簽合同,還說半年就能夠回本,實際上我每個月3、4萬元營業收入都不夠繳房租,根本做不下去。”

        為了開奶茶店,包善榮投進去300萬,現在成都天然呆只退回他6萬設備費。

        天眼查顯示,成都天然呆成立于2020年8月18日,旗下“天然呆奶茶”是攜手關曉彤創立的新茶飲品牌。該公司法人及最終受益人為周詩杭,持股46%;另一名最終受益人為中國內地男演員關少曾,也就是關曉彤父親。

        值得一提的是,天然呆與知名火鍋品牌譚鴨血、賢合莊均為四川至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四川至膳”)旗下管理的餐飲品牌,后者與黃曉明、陳赫、鄭愷等多位明星關系密切,是業內知名的餐飲品牌“操盤手”,曾將賢合莊從“生死邊緣”“救活,但后者最近也因與加盟商糾紛問題“焦頭爛額”。

        300萬血本無歸

        包善榮的天然呆奶茶加盟店開在溫州鹿城區公園路上。據了解,公園路與溫州舊城古老的五馬街相接,是著名的商業街。但就即使有熙攘的人流加持,包善榮的奶茶店只維持了短短半年,不僅沒賺什么錢,投進去的300萬元幾乎血本無歸。

        噩夢始于2020年12月31日。

        在成都市IFS二號辦公樓39樓四川至膳辦公地,包善榮與“自稱”為四川至膳分公司的上海至丙品牌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稱“上海至丙”)簽訂合同,可在溫州市內進行天然呆品牌特許經營,特許經營費158萬元,外加10萬元保證金。

        不過,天眼查信息顯示,上海至丙與四川至膳并無股權關系,但其執行事務合伙人及最終受益人為成都天然呆的法人及最終受益人周詩杭。

        而后,包善榮將相應的裝修設計費、設備費和物料費等錢打給成都天然呆,但2021年4月21日開店那天便“出師不利”。

        “我把錢都給了,開業當天連收銀機都沒給我,你說可笑不可笑?”包善榮還告訴時代財經,當天成都天然呆外派的工作人員問他為什么沒請“水軍”,“我問他‘水軍’是什么?他說他們直營店每天都請200人做托,我都傻了。”

        包善榮越來越覺得這盤生意“不太對勁”,不僅店里人流也沒有預期的多,向成都天然呆采購的物料也比市場價貴,“比如味全牛奶,他們賣我168元一件(12瓶),但市場上只要148元一件,貴了20塊一件。”

        為了查找店鋪經營不佳的原因,2021年8月份,包善榮前往成都市商務局,查詢成都天然呆是否擁有特許經營資質。結果再次讓包善榮失望,“根本查不到,但天然呆一直跟我說是有特許經營資質的。成都市商務局的人跟我說他們跟我簽訂的是代理合同,在打法律擦邊球。”

        此外,包善榮還認為成都天然呆虛假宣傳回報率。其提供的“天然呆單店投資回報分析表”顯示,天然呆50平米的單店總投資45.1萬元,月均純利潤7.14萬元,約6.32個月便能回本。

      天然呆單店投資回報分析表。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然而,包善榮稱其奶茶店每個月只有3-6萬元的營業收入,其兩層樓的店鋪一個月租金要4.4萬元,有時候營業額都付不起租金。

        同時,包善榮還稱成都天然呆給其寄發臨期物料,“比如有一款飲品需要用一種椒鹽粉,每杯每次只需要用1-2克,它強買強賣,一定要我買一箱,送到我店里,保質期只剩15天,我怎么用得完?”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奶茶店

      研究報告、榜單收錄、高管收錄、品牌收錄、企業通稿、行業會務




      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