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老牌藥企華北制藥的多事之秋:集采失信后,又遭信披危機

        老牌藥企華北制藥股份有限公司(600812.SH,下稱華北制藥)進入多事之秋。

        近日,華北制藥因為違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等問題 ,被河北證監局、上交所通報批評。就在9月,華北制藥被石家莊市長安區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執行標的約304.58萬元;8月,該公司還因為“集采斷供”事件被山東省公共資源交易中心列為嚴重失信等級,山東省公共資源交易中心中止華北制藥斷供產品布洛芬緩釋膠囊3年掛網資格,并取消該企業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參與山東省組織的藥品集采的申報資格。

        就業績而言,華北制藥也在今年跌入低谷。今年前三季度,華北制藥歸母凈利潤1778萬元,同比下降87.58%;資產負債率高達72.58%。

        醫療戰略咨詢公司Latitude Health創始人趙衡告訴《華夏時報》記者,違反信披等問題,暴露出華北制藥在企業治理上的短板,華北制藥要想扭轉目前的局面,需要明確的轉型計劃。

        信披危機

        華北制藥遭遇 “信披”危機。

        11月12日,河北證監局在官網披露了對華北制藥的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決定書顯示,華北制藥違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河北證監局責令華北制藥對已經存在的“超限存款”,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壓降至股東大會批準及公開承諾的限額之內,并且公司上述行為將被計入證券期貨市場誠信檔案中。

        此次事件起源于 2020年12月31日,當時華北制藥在冀中能源集團財務有限責任公司存款余額為40.70億元,貸款余額為0元。此行為違反了華北制藥關于“在財務公司的日均存款額不高于貸款日均余額”的公開承諾。而上述“超限存款”未及時履行關聯交易決策程序和信息披露義務,華北制藥直至今年4月29日才在2020年年報中予以披露。

        華北制藥有違《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的不止這一件。11月5日,華北制藥披露上交所對其相關責任人的紀律處分,上交所對時任華北制藥副董事長劉文富、時任總經理周曉冰、時任財務總監王立鑫、時任董事會秘書常志山予以通報批評。并將上述紀律處分記入上市公司誠信檔案。

        上交所的通報批評,所涉事件除了上述“超限存款”外,還涉及“日常關聯交易超出預計金額部分,未及時履行審議及披露義務 ”和“公司有關帶息負債的信息披露前后不一致 ”的問題。

        去年6月29日,華北制藥股東大會審議通過《關于公司日常關聯交易的議案》,議案預計2020年度公司與關聯方發生日常關聯交易總計22.23億元。而2020 年度實際發生的日常關聯交易金額為45.62億元,超出預計金額達23.39億元,超出部分占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 42.07%,達到股東大會審議的標準,但公司未就超出預計部分及時履行董事會、股東大會審議程序和信息披露義務。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華北制藥

      研究報告、榜單收錄、高管收錄、品牌收錄、企業通稿、行業會務




      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