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坐穩“新式茶飲第一股”后,奈雪的茶走向何方?

        一句“三點飲茶”,拉開了打工人下午茶的幕簾。在前赴后繼的來者進行多年的“市場教育”之后,奶茶順理成章走入了年輕人的視野,而從這兩年中國新茶飲市場發展的迅猛程度來看,消費者對奶茶的熱情確實超乎想象,新式茶飲賽道如今已經成為新一代的“造富機器”。

        6月6日,奈雪的茶通過了港交所聆訊,距離上市僅有一步之遙。“新式茶飲第一股”終于塵埃落定,但奈雪的資本之旅似乎仍未結束。

        奈雪不再流血,上市不為錢?

        作為行業內的首個“敲鐘人”,奈雪的茶創始人彭心卻似乎對融資顯得不甚在意,表示:“我們并不是因為缺錢而上市,去年融資的兩個億資金都還沒有用,我們一直希望能夠做出一個全球性品牌,上市的目的是為了讓我們可以,更長久經營、更開放透明,變成一個對自身要求更高的公司。”

        從財務維度來看,奈雪茶飲店所產生的收益由2018年的9.095億元增至2019年的22.915億元,并進一步增至2020年的28.709億元,看似高速成長的背后,增速卻在悄然放緩。

        同時,在連虧三年之后,奈雪終于在2020財年迎來了首度盈利。更新的招股書顯示,奈雪的茶經調整凈虧損(非國際財務報告準則計量)由2018年的5660萬元大幅減少至2019年的1170萬元,進一步扭轉為2020年的經調整凈利潤(非國際財務報告準則計量)1660萬元,未經調整則為全年虧損超過2億元。

        值得關注的是,奈雪穩定在43元左右的高客單價遠超全奶茶行業35元的平均客單水平,卻直至2020年才達到扭虧為盈,且全年僅實現1660萬元的凈利潤,這顯然并不能令資本市場感到滿意。

        回顧奈雪的發展歷史,2014年,奈雪成立,主打“茶+軟歐包”的形式,目標用戶是20-35歲年輕女性,口號是茶底4小時一換,軟歐包不過夜。在2015年開出深圳首店后,奈雪在17年立足廣東走向全國,其中70%集中在一線、新一線城市,快速打造了一個年輕人喜愛的網紅品牌,隨后再度走出國門,將門店鋪向日本市場。

        奈雪無疑是幸運的,在最需要規模擴張的時候獲得資本的推手。該公司茶飲店數量由2017年約44間增長至2020年約491間,并于截至最后實際可行日期進一步增至556間。

        在無限風光的背后,奈雪的茶卻可能將面臨“叫好不叫座”的尷尬局面。

        運營成本高企,盈虧平衡或難守

        近年以來,喜茶、奈雪等高端茶飲品牌崛起,本質上是由產品到品牌的塑造,通過更健康的食材(鮮果茶)、更好的口感、顏值、場景體驗等,給消費者更豐富的茶飲消費體驗和情感滿足,通過社交媒體、社群營銷等打造其品牌,再借助資本力量實現規模復制,從而從賽道中殺出。

        了解到如今消費趨勢對高品質的無限追求后,就不難理解奈雪的茶運營成本如此之高的根源。智通財經APP了解到,招股書顯示,奈雪的茶成本構成主要是原料、員工成本和租金,2018年、2019年與2020年,公司的材料成本占比分別為35.3%、36.6%、37.9%,同期員工成本占比分別為31.3%、30.0%、30.1%,租金開支及物業管理費成本基本在15%以上。

        換言之,一杯奈雪的茶原材料成本要占到總成本的37.9%,人力成本占到30.1%,本身留給公司可挖掘的利潤空間本就不多。同時,作為茶飲店還存在一些隱形的開銷:店鋪的租賃成本、對產品進行推陳出新和改良等研發、產品上線后進行營銷及推廣活動以及多維運營渠道建立及維護等。

        然而,在運營成本高企的同時,奈雪的效率卻并未如人意,其核心體現在單店營收和訂單量開始不斷下行。對此,奈雪直言隨著門店數量增加,門店密度在核心城市逐漸增加,所以平均訂單數被拉低——2018年、2019年及2020年日均訂單量為716、642、470單。單店營業額下降,成本支出卻一如既往,該公司的同店利潤率由2018年的24.9%,驟降至2020年13.5%,長期盈利能力有待時間驗證。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奈雪的茶






      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