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營收利潤持續下滑,老白干酒業績“掉隊”之謎

        作為河北省唯一一家上市酒企,2018年老白干酒喊出了“稱霸河北,名震全國”的口號,可實際情況卻是,老白干酒正面臨著大本營失守、全國化舉步維艱的困境。

        數據顯示,河北省整體白酒市場規模在200億元左右,老白干酒僅占十分之一的市場。而且在占比并不算高的基礎上,公司河北市場的營收還出現下滑。

        不久前,老白干酒又被曝牽扯進多起虛開發票案件,累計金額超過200萬元。與此同時,老白干酒卻在2019、2020年度內部控制評價報告中表示,不存在財務報告內部控制重大缺陷。

        在白酒江湖,永遠不乏現代商業競爭的大戲碼。一系列內憂外患之下,老白干酒該如何面對挑戰?其下一步增長點又在哪里?

        大本營有失守之勢

        老白干酒作為河北省唯一一家上市酒企,隨著白酒行業進入擠壓式增長期,正在面臨“掉隊”的壓力。

        2020年,老白干酒實現營業收入35.98億元,同比減少10.73%;實現歸母凈利潤3.13億元,同比下滑22.68%。但事實上,2020年是白酒大年,據中國酒業協會此前發布的數據,2020年全國規模以上酒業實現銷售收入5836.39億元,同比增長4.61%;實現利潤1585.41億元,同比增長13.35%。中國新聞周刊通過梳理19家上市酒企財報還發現,2020年度僅有6家上市酒企營收和凈利潤雙降,老白干便是其中之一。

        2021年一季度,白酒行業集體回暖,但老白干持續“掉隊”:一季度營收7.54億元,同比下降0.26%,歸屬凈利潤5614.52萬元,同比下降14.59%。

        對此,老白干酒方面告訴中國新聞周刊,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河北境內多次發生;今年一季度,衡水緊臨的石家莊、邢臺又發生了新冠疫情,上述兩地又均是公司的重點市場,相應的防控措施給公司的銷售業務造成了較大的影響。

        作為河北本地酒企,河北自然是老白干酒最為倚仗的市場。以收購豐聯酒業之前的2017年為例,老白干酒河北省內市場收入為22.03億元,營收占比高達87%。收購豐聯酒業后,老白干酒河北省內市場收入的占比雖然有所下降,但2020年依舊高達65.86%。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業務大本營河北,老白干酒在河北的市場份額并不突出。

        資料顯示,河北省是典型的白酒消費大省,整體白酒市場規模在200億左右。2017—2020年,老白干酒在河北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2.03億元、24.62億元、25.44億元、22.48億元。據此計算,老白干酒在河北市場的份額僅為11%至12%左右,2020年甚至有所下滑。

        對于省內收入下降,老白干酒表示,一是受近年來政府“集中整治違規吃喝問題”行動等因素的影響,餐飲消費受限;二是新冠肺炎疫情在河北境內多次發生,受防控疫情的影響,白酒銷售終端受阻;三是公司近年來在不斷地調整、梳理產品結構,并向核心產品、大單品聚焦。公司逐步減少非主流、小眾產品的數量,對公司的收入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酒水行業研究者歐陽千里則分析認為,對于白酒而言,河北市場面臨的競爭較劇烈,北京酒企的布局、再加上河北的本土酒品牌也很多,如獻王、小刀、叢臺、劉伶醉、泥坑等,在市場份額上,衡水老白干面臨較大的壓力。

        全國化進程受阻

        面對競爭激烈的省內市場,老白干酒在2017年4月以13.99億元對豐聯酒業100%的股權發起了收購,希望以此來實現外延式增長。

        豐聯酒業有四個區域白酒品牌,分別是河北承德乾隆醉、安徽文王、山東孔府家、湖南武陵,加上原有的衡水老白干,老白干酒由此成為中國擁有白酒品牌和香型最多的上市酒企。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老白干酒并沒有將各品牌之間進行融合,而是多品牌獨立發展。據悉,目前老白干擁有老白干釀酒業、文王事業部、板城事業部(乾隆醉酒業)、武陵事業部和孔府家事業部五大部門。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