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網易云音樂社交高光背后難掩隱憂:競爭對手多 因版權爭奪深陷虧損

        近日,“性格主導色”測試在朋友圈刷屏,火爆程度甚至讓微信后來屏蔽了這一鏈接。而這仿佛是一波預熱,隨后,網易云音樂宣布已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在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壟斷大量音樂版權的情況下,靠著“音樂社交”異軍突圍的網易云音樂,成功吸引了一批年輕用戶,成為當下在線音樂市場唯一能與騰訊系應用相抗衡的音樂巨頭。

        然而,盡管招股書顯示網易云營收額3年連續高增長,分別為11億元、23億元和49億元,但3年累計經調整凈虧損近50億元。版權短板始終存在,音樂社交功能又易被模仿,加之聽書平臺、短視頻平臺等紛紛競逐“耳朵經濟”,此番上市,網易云音樂的前路并不坦蕩。

        聽不了周杰倫為啥還能火?

        如果一款音樂軟件,聽不了周杰倫、張惠妹等知名歌手的經典歌曲,你還會選擇它么?在面臨版權短板的困境下,網易云音樂卻依靠“音樂社交”“內容原創”等特色頑強成長起來。

        在90后孫超的手機里,網易云音樂被放在首頁,經常使用。“的確有一些歌在網易云上找不到,但是我比較喜歡上面的社交氛圍。”因為喜歡唱歌還唱得不錯,孫超經常把自己K歌的作品分享上去,“既是一種展示,也是以歌會友,認識了一些志同道合的網友。”在孫超看來,網易云不是單純的聽歌軟件,而是一個“玩音樂”的平臺。

        最近刷屏的“性格主導色”測試成為詮釋網易云特色的生動注腳。通過聽上幾段不同的聲音,選擇你的感受從而生成你的性格顏色,是否科學準確尚難定論,但卻足夠新奇有趣,吸引不少人嘗試。“就為了做這個測試,我特地下了一個網易云。”80后張女士說。

        網易云還有很多玩法在吸引著年輕用戶。例如去年,網易云上線了“一起聽”功能。在這個功能里,系統給用戶生成一份歌單,并會匹配一個喜歡同類型歌曲的陌生人與你一同聽歌。在聽歌一段時間后,你們可以選擇解鎖對方的信息、互動聊天等。

        因版權爭奪深陷虧損

        “音樂社交”是網易云音樂的一張王牌。目前,網易云音樂已成為全球最大的音樂社區,用戶黏性高,內容生態活躍。2020年,網易云音樂日活用戶日均聽歌時長76分鐘。主動進行內容創作的用戶占比達25%。截至2020年底,網易云音樂用戶創作的歌單總數超20億,位居中國第一,用戶參與度最高。

        然而,在社交高光的另一面,版權短板卻也一直困擾網易云。市民蘇江龍手機里下載了QQ音樂、網易云音樂兩款音樂軟件,而他坦言,使用前者的時候更多。QQ音樂的背后是強大的騰訊。2017年7月,騰訊集團和中國音樂集團共同宣布,對旗下數字音樂業務QQ音樂、酷狗、酷我進行合并。合并之后的音樂集團在當年就集齊了環球、索尼、華納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的獨家版權,讓網易云一時陷入危機。

        此后網易云輾轉多方,先后與日本哥倫比亞公司、吉卜力工作室、華納版權、環球音樂等上游生產商達成版權合作。但燒錢的版權大戰也讓網易云陣痛至今,在連續三年營收高速增長,付費、直播等業務快速發展的同時,仍然陷入巨額虧損。

        “耳朵經濟”競爭對手不少

        近年來,隨著喜馬拉雅、荔枝等聽書平臺興起,再加上抖音等短視頻平臺也開始競逐音樂市場,未來網易云的競爭對手將遠不止騰訊。

        早在兩年前,抖音發布了“看見音樂”計劃,這一計劃旨在通過提供“抖音音樂人”認證、推廣資源、專業導師和制作人指導、單曲制作獎金、定制MV等多個維度的支持,挖掘更好的原創音樂創作者和聲音。這直接與網易云打造內容原創社區的領域相重合。

        短視頻平臺切入音樂市場有著自身優勢。近年來,作為流量引擎,大量的音樂作品是作為短視頻背景音樂才能一炮而紅。時至今日,無論是在網易云音樂,還是QQ、酷我等音樂平臺,“抖音熱門歌曲”都是放在首頁顯著位置的歌單。而隨著短視頻平臺介入,必將與網易云自身推出的音樂直播、主播電臺正面競爭。

        與此同時,聽書也在搶占“耳朵經濟”市場。“以前開車聽音樂,現在開車喜歡聽書。”不少車主正在經歷這樣的轉變。在這種趨勢下,騰訊已開始涉足聽書領域,與IP資源豐富的閱文集團達成合作。

        行業變局不斷上演,網易云音樂正面臨更加紛繁復雜的競爭格局,如何進一步發掘“音樂的力量”成為一道必答題。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記者 趙語涵

      搜索更多:






      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