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近6億存貨或掀開“遮羞布” 廣州浪奇身處優質賽道何故屢屢暴雷

        繼逾4億元債務逾期、半年凈利暴跌5倍多后,廣州市浪奇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廣州浪奇”,000523.SZ)近6億元的存貨竟然憑空“蒸發”了。

        此事曝光后,不僅在資本市場上引起軒然大波,更是引來深交所關注問詢:請廣州浪奇評估本次存貨風險事項對公司生產經營及財務成果的影響,充分提示風險。

        至于事件最新進展,廣州浪奇9月29日晚間稱,公安機關已立案偵察,已將一名涉案人員移送公安機關。而經多方核實后發現,該人員正是廣州浪奇旗下子公司的董事。

        6億化工原料離奇“失蹤”

        9月27日,廣州浪奇發布的公告稱,公司及子公司曾在江蘇鴻燊物流有限公司(下稱“鴻燊公司”)的瑞麗倉以及江蘇輝豐石化有限公司(下稱“輝豐公司”)的輝豐倉存儲了巨額貨物。公告顯示,這兩家公司均不配合進行貨物盤點和抽樣檢查工作。截至公告披露日,其位于瑞麗倉、輝豐倉的庫存貨物賬面價值合計為5.72億元,未來可能將全額計提存貨跌價準備。

        不過,這兩家公司均否認了這一情況。鴻燊公司回應稱,“有簽約,但貨未入庫”。輝豐公司大股東*ST輝豐(維權)則親自發公告宣稱,“合同、公章都是假的,公司已報案。”

        廣州浪奇1993年登陸A股,上市以來的凈利之和都沒有達到5.72億元。如果這批貨物沒有追回,對凈利潤的影響可想而知。

        公告發布次日,廣州浪奇便收到深交所發來的關注函:要求補充披露存貨的主要構成及用途。同時說明與鴻燊公司、輝豐公司關于第三方倉儲業務的開展情況,包括但不限于合同簽署時間、雙方主要權利義務、合同執行情況及歷史合作情況等。

        對此,廣州浪奇發布公告稱,公司原定于 2020 年 9 月 30 日回復關注函,由于對關注函所提有關事項尚需進一步核查,為保證回復內容的真實、準確、完整,預計于 2020 年 10 月 15 日前完成對關注函的回復工作并及時履行相關信息披露。

        此外,公告還澄清并不是外界所傳的“洗衣粉跑了”。日前,廣州浪奇披露,此次因貿易業務需要而存放于輝豐倉和瑞麗倉的貨物,主要為對氯甲苯、鄰氯甲苯等農藥、化工原料。

        一般來說,價值幾個億的化工原料不會輕易丟失,如果丟失將對環境產生巨大威脅。但在廣州浪奇,類似的事情卻早就發生過。兩年前,廣州浪奇曾與興發香港產生價值6000多萬元的提貨糾紛,時至今日雙方仍各執一詞。

        岌岌可危的財務狀況

        除了貨物一夕間消失,不久前,廣州浪奇還因債務逾期遭到深交所關注。9月25日,廣州浪奇發布公告稱,公司因資金狀況緊張出現部分債務逾期情況。截至2020年9月24日,公司12個銀行賬戶被凍結,逾期債務合計3.95億元,占其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20.74%。

        而在公告債務逾期當天,廣州浪奇剛收到廣州市土地開發中心(下稱“土發中心”)支付的第三期土地補償款4.31億元。截至2020年9月24日,廣州浪奇已收到土發中心支付的前三期土地補償款12.94億元,占補償款總額的60%。

        盡管如此,公司還是被爆出債務逾期的問題,實在令人費解。

        從廣州浪奇經營現金流凈額來看,2015年至2020年上半年,該數值分別為-4107萬元、-6.95億元、-1.88億元、-4.42億元、-5.57億元及-6.61億元。

        與此同時,公司的存貨、應收票據及賬款也急劇攀升:存貨由2015年的5.34億元升至15.71億元,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則由13.59億元升至36.94億元,兩者幾乎均翻了3倍左右。

        不僅如此,廣州浪奇的資產負債率更是自2015年的64.26%升至79.54%。截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負債合計達68.74億元,其中短期借款、應付票據及賬款分別達26.95億元、20.33億元,資金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涉案人員為子公司董事

        廣州浪奇之所以債務逾期,與江蘇中冶化工有限公司(下稱“中冶化工”)及江蘇保華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下稱“保華國際”)不無關系。

        2019年3月、4月,保華國際及中冶化工向江蘇張家港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張家港農商行”)貸款,并將廣州浪奇出具的商業承兌匯票質押給張家港農商行作為擔保,相關貸款到期時,上述公司未能償還債務,廣州浪奇出具的商業匯票到期時未能按時予以兌付,因此形成逾期債務1.66億元。

        巧合的是,廣州浪奇此次存儲庫存貨物的瑞麗倉地址與其旗下子公司江蘇琦衡農化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琦衡農化”)的工商注冊地址完全一致,均為“如東縣黃海一路2號”。而琦衡農化此前由廣州浪奇從中冶化工手中收購。

        也就是說,存貨失蹤或與廣州浪奇子公司有關,而該子公司與此次導致浪奇債務逾期的公司也有關聯。對于這其中種種牽連,《投資者網》多次致電廣州浪奇董秘辦公室,卻始終無人接聽。

        另一方面,倉儲方鴻燊公司的法人代表黃勇軍曾經也對媒體宣稱,去年9月,公司確實與廣州浪奇簽訂了合同,但并未實際儲存貨物。并且,鴻燊公司是運輸公司,并沒有倉儲的資質。

        “廣州浪奇在知情的情況下還‘幫忙’聯系了瑞麗倉,而鴻燊公司只是作為第三方出一下面,具體的業務并沒有參與。”其補充道。

        值得一提的是,日前,廣州浪奇稱已將一名涉案人員押送公安機關。經過多方核實,上述涉案人員正是琦衡農化的董事黃健彬。

        知名股民索賠律師韓友維認為,此次廣州浪奇存貨失蹤事件,無非是兩個原因,一個是存貨被盜竊或被非法轉移,這就涉及到刑事案件,應該由公安機關來處理。另一個原因就是這批存貨根本就不存在,這就涉及到財務報告虛假記載。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浪奇






      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