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凌動智行迷局待解:6億存款被掏空 被轉移資產已赴美上市

        在經歷長達兩年時間的擾攘后,曾經的中國移動互聯網第一股凌動智行(原網秦)開始出現新轉機。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獲悉,凌動智行接管人郭力麟在網秦無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網秦無限)的銀行賬戶解除行為保全后進行調查,發現賬上超6億資金已經被轉走。

        有前網秦員工向記者表示,他們早前收到了郭力麟的信件,稱網秦無限在變更法定代表人后愿意盡快支付員工工資,但遭到前CEO許澤民所申請的行為保全和創始人之一史文勇轉移公司資金資產的破壞與影響。“接管人、網秦無限公司及新委任的法定代表人對員工勞動糾紛沒有任何責任和不當。網秦無限公司將努力盡快追回被史文勇等人轉移和侵占的資產資金,努力盡快解決員工工資與離職補償的全額支付。”

        接管人郭力麟向記者確認了上述消息。他表示,網秦無限在海淀法院解除保全裁定后變更了在招商銀行朝外大街支行、工體支行的法定代表人及公司預留印鑒,在今年6月打印對賬單,發現自2019年6月5日至11月5日期間,,許澤民使用原法定代表人名章及公司的原預留印鑒制作的轉賬單證28份,轉走公司共計約6.17億元的全部存款。

        但許澤民對這一說法予以否認。他向記者表示,自己已經離開凌動智行公司兩年,也并未與郭力麟有任何官司糾紛。此外,他表示自己與史文勇已無聯系。

        作為此次漩渦中的重要人物,史文勇自去年出席了北京網秦天下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東會后再未有露面,記者亦多次嘗試聯系史文勇本人但未果。不過,史文勇當年以小股東參與分拆的秀色直播,即思享無限(NASDAQ:SJ)卻在今年上市——這和飛流公司原本屬于凌動智行的資產,但史文勇與同方基金至今仍未支付17.7億的收購款項。思享無限公司未有對此事進行正面回復,該公司市場部員工王敏慧向記者回復稱,相關內容請參考SEC文件與公司IR網站。

        行為保全期間

        銀行賬戶被轉走6.17億元存款

        去年新京報曾對此事進行報道,當時許澤民要求法院對網秦無限的銀行賬戶變更采取行為保全,導致郭力麟無法完成銀行賬戶的接管。

        而去年12月24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許澤民的上訴做出二審判決,認定許澤民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即網秦無限對其除名屬于公司的自治范疇,法院對此不持異議。

        不過接管人仍未能順利接管公司的銀行賬戶。郭力麟表示,今年一月初網秦無限向海淀區人民法院提交書面的解除行為保全申請,海淀區人民法院做出解除行為保全裁定書的標注日期是2020年2月20日,但直至7月13日,海淀區人民法院向網秦無限和郭力麟送達解除行為保全裁定書。

        更重要的是,在該銀行賬戶被許澤民申請行為保全后,他在去年6月5日至11月5日期間28次轉走銀行內約合6.17億元存款。這些資金被許澤民轉移北京網秦移動科技有限公司在招商銀行朝外大街支行的賬戶,然后再轉移其他處。

        而許澤民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對這一切予以否認,并表示自己兩年前已經離開網秦。他強調自己并不認識郭力麟,也沒有與他有官司糾紛,對于是否仍與史文勇有聯系,他表示上一次聯絡發生在很久之前。

        事實上,許澤民早已在2018年9月便宣布辭去凌動智行CEO和董事職務,但目前仍然是凌動智行多家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包括北京九天飛流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飛流公司)、青云無限(天津)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等。根據企查查的關系圖譜,許澤民與史文勇二人關系相當密切。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7月22日,北京網秦天下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網秦天下)的2019年第一次臨時股東會上,經股東投票表決后決定,由創始人林宇妻子郭凌云、郭力麟與周粵生組成新的公司董事,但史文勇并不承認這一決議,并向北京海淀區人民法院提出訴訟,要求法院確認這一決議無效,但今年7月遭到法院駁回。

        記者獲得的判決書顯示,海淀法院認為郭凌云持有網秦天下52%的股權,在股東會上選舉董事及監事行為并未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因此對史文勇的請求不予支持。

        郭力麟向記者表示,盡管股東會通過了決議,但史文勇偽造了一份股東決議,并以此向工商部門對工商資料進行了變更,將網秦天下的法定代表人從許澤民變更為聶友弟。企查查上顯示,聶友弟不僅是網秦天下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同時還是新疆網秦移動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凌動智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網秦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凌動智行






      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