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天齊鋰業危機時刻:海外擴張釀巨虧 鋰電雙巨頭分庭抗禮添變數

        “賭徒”蔣衛平所掌舵的天齊鋰業(002466.SZ)正在經歷危機時刻。5月8日,天齊鋰業收到控股股東天齊集團通知,天齊集團將其持有的合計3000萬股公司股份分別補充質押給國金證券中泰證券。5月12日,天齊鋰業股價延續了前一日的下滑態勢,收于17.12元/股,降幅為2.73%。

        對于公司控股股東此次質押,天齊鋰業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系因股價波動影響下對前期質押的補充質押,一直以來,公司持續關注股價走勢,重視市值管理。但是,在資本市場中,股價受到宏觀經濟形勢、行業趨勢、公司基本面、投資者偏好等多種因素的影響而波動,并非僅受公司內因決定。”

        天齊鋰業正面臨逐漸加大的流動性壓力,鋰礦巨頭陷入如今窘境原因在于2018年以40.66億美元完成了對 SQM 23.77%股權的購買,而資金不足的天齊鋰業曾向銀團借款35億美元,這場豪賭令其在2019年由盈轉虧,凈虧損高達59.83億元。屋漏偏逢連夜雨,進入 2020年2 月后,受前述因素疊加和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嚴重沖擊影響,天齊鋰業流動性壓力進一步加大。

        成也并購、敗也并購的天齊鋰業,面對大額虧損、資產負債率再次攀升、巨額有息負債壓頂及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等諸多風險,早已開始持續積極論證各類股權融資工具和路徑的可行性并努力推進。麻煩纏身的天齊鋰業能否重整旗鼓繼續與另一鋰礦巨頭贛鋒鋰業分庭抗禮?

        麻煩接踵而至

        在行業周期調整及國家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坡等不利因素影響下,2019年鋰精礦產品銷售數量與鋰化工產品銷售價格較2018年度下降導致總體銷售收入下降,2019年,天齊鋰業實現營收為48.41億元,同比減少22.48%。

        與此同時,天齊鋰業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虧損高達59.83億元,同比減少371.96%。對于虧損,天齊鋰業解釋,對SQM的長期股權投資進行了分析,認為該項資產存在減值跡象,經測試,對SQM計提減值準備約52.79億元;公司2018年四季度為購買SQM股權新增35億美元并購貸款,導致財務費用大幅增加,2019年并購貸款產生利息費用合計約16.50億元及鋰精礦銷售數量和鋰化工產品銷售價格下降,導致營業收入和毛利下降。

        據亞洲金屬網數據,99.5%碳酸鋰價格(含稅)自2018年3月約15.4萬元/噸下降至2019年底的約4.8萬元/噸-5.1萬元/噸的區間;氫氧化鋰價格(含稅) 自2018年3月13.9萬元/噸下降至2019年底的約4.7萬元/噸-5.1萬元/噸的區間。

        早在2019年三季報中,天齊鋰業預計2019年全年盈利0.8億元至1.2億元;2020年2月,天齊鋰業凈利潤修正至虧損26億元至38億元;而最終的虧損最終鎖定在59.83億元。更為重要的是,天齊鋰業的2019年財報被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出具非標準審計報告。

        天齊鋰業的資產負債率持續攀升,負債率從2017年的40.39%猛增至2019年的80.88%。截至2019年底,負債合計高達376.87億元。

        降負債、去杠桿也成為天齊鋰業2020年當務之急的目標。“公司將積極與合作銀行溝通,穩定流動負債,并積極與地方政府、監管機構和銀行等債權金融機構溝通,防止發生‘抽貸、斷貸、壓貸’;通過挖掘優質子公司的融資能力,積極拓寬融資渠道,努力緩解流動性緊張壓力;公司董事會和管理層將持續積極論證各類融資工具和路徑的可行性并努力推進,以期從根本上優化公司的資產負債結構,提高盈利能力和現金流水平;公司將進一步完善財務預算管理制度,發揮財務預算在資金管理中的作用。”上述天齊鋰業相關負責人表示。

        天齊鋰業財務總監鄒軍也在業績說明會上表示,“首先是止血,穩定債權;其次,與中信銀團協商延長債務期限,為股權融資創造寬松的環境;再次,加快包括引入戰略投資人等股權融資計劃的推出。”

        天齊鋰業的2020年一季報同樣不容樂觀,實現營收為9.68億元,同比減少27.57%;凈虧損為5億元,同比減少549.52%。

        成敗皆并購

        造成如今局面的是,天齊鋰業以2018年12月以40.66億美元價格完成對SQM 23.77%股權的購買。

        《華夏時報》記者曾在2018年5月報道,盡管整體呈現增長之勢,但天齊鋰業2010年上市以來8年的營收之和僅為141.73億元,遠不及收購價。

        “跨國收購特別是如此大的標的,一般都是自有資金、定增、向中國銀行申請跨境并購貸款或者發行債券,方式會比較多,被收購公司如果現金流比較好,意味著可以從銀行借款,用公司股份作為擔保和抵押,只要能覆蓋銀行的利息和本金就可以,然后逐年還清,這是很多跨國收購的常用‘套路’。”彼時,一位從事能源資本管理的行業人士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天齊鋰業的確是如此做的,40.66億美元的購買資金中,除公司自有資金,中信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分行牽頭的跨境并購銀團提供25億美元境內銀團貸款和中信銀行(國際)有限公司牽頭的跨境并購銀團提供了10億美元境外銀團貸款,這意味著天齊鋰業因SQM股權購買新增并購貸款35億美元。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天齊鋰業






      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