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 >> 新消費頻道 >> 正文
      兒童化妝品亂象:為降低成本 部分產品摻雜違禁原料

        ● 在網絡上大肆售賣的所謂兒童化妝品的商家,實際注冊商標卻多為游戲器具和玩具類,并沒有化妝品經營資質

        ● 一些明面上打著兒童化妝品旗號的商家,為了降低生產成本,甚至在產品內摻雜違禁原料成分

        ● 對身體尚在發育階段的兒童來說,這些不合格的化妝品潛藏著過敏、皮炎以及長期使用帶來的性早熟等危害

        受“顏值經濟”的影響,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注重個人外表形象的塑造,美妝行業發展迅猛。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不僅大人,如今很多兒童在接觸化妝信息時都會跟隨模仿學習,化妝品用戶逐漸低齡化。很多兒童擁有自己的“美妝箱”,口紅、眼影、腮紅、指甲油一應俱全。有些兒童甚至直接開起了直播,一邊直播化妝,一邊隔著屏幕和網友互動。

        據跨境電商考拉海購發布的數據,2020年國內兒童彩妝消費同比2019年增長了300%,“85后”媽媽最愛給孩子買兒童彩妝。河北、山東、四川3個地區的銷量已經超越北上廣,成了兒童彩妝的前沿消費地區。

        然而,《法治日報》記者調查發現,兒童彩妝市場繁榮的背后,存在極大的安全隱患。在電商平臺上,兒童化妝品套盒銷量靠前的商鋪有不少顯示為玩具旗艦店。很多所謂的“兒童彩妝”并未進行化妝品備案,聲稱是裝扮玩具,但原料成分和使用配方與成人化妝品幾乎毫無差別。對身體尚在發育階段的兒童來說,這些不合格的化妝品潛藏著過敏、皮炎以及長期使用帶來的性早熟等危害。

        兒童彩妝野蠻生長 種類繁多銷售火爆

        “媽媽,我想涂口紅。”

        “媽媽,能不能給我畫個眼影。”

        為了迎接“六一”國際兒童節,北京市民李女士的女兒一邊忙著排練匯演節目,一邊催著媽媽給自己化妝。

        “我們小時候在演出時都是把眉毛描黑,臉上涂紅,眉心再加一個小紅點。但是現在的小孩不行了,各種化妝品都要用到,網上還有專門的舞臺妝教程。”李女士對《法治日報》記者說。

        在短視頻平臺上搜索“兒童美妝”“彩妝教學”等關鍵詞,可以看到大量的相關內容,由此還誕生了一批未成年人美妝博主,其粉絲也大多是未成年人。這些博主有專業的設備和嫻熟的手法,有時候甚至會讓觀看視頻的成年人自愧不如。

        在B站上,也有不少兒童彩妝視頻,播放量尤為可觀。各種兒童舞臺妝、主持人妝、拉丁舞妝等大多選擇孩子作為模特,一眾UP主以各種仿妝和“學生日常妝容”為主要內容,發布的視頻平均播放量達10萬以上,個別視頻突破百萬。

        在電商平臺上搜索關于“兒童彩妝”的產品,能看到各種包裝亮麗、種類繁多且價格便宜的兒童彩妝,唇彩、唇膏、腮紅、指甲油、眼影、閃粉、修容膏、粉餅、粉撲、化妝刷等一應俱全,銷量十分可觀,不少產品月銷量達1000以上。這類產品的銷售商家一般有兩類,一類是母嬰旗艦店,另一類是玩具旗艦店。

        有科學研究表明,孩子在3歲左右就開始具備審美意識,他們會對色彩豐富的東西具有極大的興趣和探索欲望。商家利用孩子的這一心理,在兒童彩妝產品的包裝上使用絢麗的顏色,用高飽和度的玫紅、天藍、深紫等色彩吸引他們的目光。

        與此同時,家長的態度也在發生變化。“我們小時候如果偷偷用了媽媽的口紅或者眉筆,被發現后一定會挨罵的,但是現在的孩子化妝已經很普遍了。平時參加演出時,幾乎都要化妝。小孩子的自尊心很強,你不能讓她覺得別的同學都能化妝,而她卻不能。”李女士說。

        部分產品缺乏資質 安全隱患不容忽視

        排練期間,皮膚過敏現象時有發生。北京某學校一負責排練的舞蹈老師告訴《法治日報》記者:“教室里隨時準備著卸妝水和清水,孩子起反應一般比較快,就害怕那些內向的孩子,有刺痛也不說,表演結束后臉都腫了。”

        該舞蹈老師說,有時孩子表演完也不愿意卸妝,家長也覺得好不容易化上去,留著好看。老師一般會勸家長給孩子洗掉,孩子運動量大容易出汗,殘留的化妝品對皮膚很不好。

        對于兒童彩妝的安全問題,家長們存在不同的態度。一些家長表示,成人化妝品不適合孩子的皮膚,自己是從正規途徑購買的兒童彩妝,孩子也并不是經常使用,應該問題不大;也有對兒童彩妝持懷疑態度的,干脆選擇給孩子用成人化妝品。

        《法治日報》記者搜索多家電商平臺后發現,多數兒童彩妝產品都會宣傳“健康”“無毒”“水溶配方”“天然成分”“溫和不刺激”等,有些還會注明食品級環保兒童彩妝。當記者詢問店家,成分是否安全時,對方信誓旦旦地說:“小孩用的肯定安全。”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兒童化妝品






      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