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名創優品陷“停薪降薪”風波 快消零售業如何走出困局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給不少行業的發展帶來了沖擊。以零售業為例,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今年前兩個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52130億元,同比下降20.5%。

        銷售額的猝降,讓不少企業的發展陷入了困境。紅蜻蜓副董事長錢帆便公開表示,疫情期間,工廠開支和門店租金等各方面成本并沒有減少,每月費用達1億多元。中百集團董秘汪梅方認為,即使疫情過去了,情緒消化會有一個過程,去線下一些領域消費的勇氣需要培養、信心有待恢復。

        作為零售業的巨頭之一,平價快消品牌名創優品也難以獨善其身。名創優品2月底發布《共克時艱倡議書》,希望通過全員降薪的方式來自救。但有員工向媒體反映稱,除了書面“倡議”,門店員工還收到了主管部門的口頭通知,“有不同意的,2月份(工資)會全部發放,然后走離職流程。”

        不過,在抵抗疫情影響的過程中,快消行業通過對線上業務的拓展,也使其在“后疫情時期”有了新的發展方向和可能。中國品牌研究院研究員朱丹蓬對《財經》新媒體表示,注重線下與線上業務均衡布局的企業吃到了行業變局的紅利,這亦是未來快消行業的發展趨勢。

        快消巨頭卷入“強制停薪降薪”風波

        隨著全國疫情防控態勢逐漸好轉,各地企業陸續進入復工狀態。但對不少企業而言,難以在短時間內恢復到正常狀況,“降薪”也因此成為其目前主要的自救方式。

        3月中旬,名創優品聯合創始人、CEO葉國富宣布,為繼續推進復工復產,將新品價格下調30%,試圖通過“優質低價”策略殺入平價消費市場。而就在不久前,為度過難關,一份《共克時艱倡議書》使名創優品陷入強制員工“停薪降薪”的風波中。

        名創優品方面稱,自疫情暴發以來,零售行業的發展受到了“海嘯級”的沖擊,特別是以線下為主的零售實體企業,在各個層面都遭到了巨大的影響。名創優品1月份業績下滑30%,2月其國內三分之二的門店暫停營業,開業門店的銷售額同比下降超過95%。

        另外,國內及國際倉庫長時間停工,導致名創優品出現大量庫存積壓,現金流大幅減少,與此同時,名創優品仍要負擔巨額的固定成本,如人工薪酬和租金等,經營壓力可謂巨大。

        層層壓力傳導之下,名創優品向全體員工發出倡議,希望通過全員降薪的方式減輕企業負擔,一起“活下去”。不過,據36氪報道,在倡議書發出后,名創優品員工通過社交平臺曝光了公司行為,稱收到了主管部門的口頭通知,“有不同意的,2月份(工資)會全部發放,然后走離職流程。”但隨后,部分言論被刪除。一名員工表示,在此期間他曾受到公司的威脅恐嚇。“要是不刪除,半小時內報警。”

        此后,名創優品對媒體公開回應稱,意見收集顯示,97.7%的員工支持全員降薪。同時,名創優品否認對相關員工進行刪帖威脅。

        除上述降薪風波之外,名優創品還因主播在直播中罵觀眾、涉嫌虛假售賣口罩等事件惹來爭議。

        2月份,因直播賣口罩被消費者質疑庫存等問題,名創優品一位女主播當眾與消費者進行互罵。事后,名創優品對該女主播“狗咬人我不能咬回去”、“盡管投訴我們”等言論表示道歉,并追究其相關責任。

        消費者之所以在口罩的問題上較真,原因在于名創優品此前已因銷售口罩引發過多次爭議。1月份時,有消費者表示,名創優品部分門店的口罩不單賣,必須消費滿79元才送一件。據《商學院》報道,對此名創優品方面表示,“滿贈”是疫情最嚴重期間個別門店出現的現象,出發點是防止有人搶購囤貨,已被立即叫停。

        此外,3月15日,有消費者在投訴平臺發文稱,3月9日通過名創優品微信小程序購買了790元的醫用外科口罩,但到手的口罩既查不到生產廠家,也查不到外包裝上的注冊證編號,“生產日期等信息都是后貼上去的。”《財經》新媒體就上述問題聯系名創優品方面進行核實,截至發稿未收到相關回復。

        天眼查資料顯示,名創優品由葉國富創立于2013年,隨后迅速發展壯大,短短數年內成長為營收百億級別的行業連鎖新貴。2018年,名創優品引入高瓴資本和騰訊10億元戰略投資,并開始謀求登陸資本市場。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名創優品






      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