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天下匯頻道 >> 正文
      他能收刷臉支付專利使用費嗎?!

        重慶軟件工程師康橋,2011年3月8日,因準備請客戶吃飯和查詢項目工資款到ATM機上取錢轉賬,以工作職業習慣診斷ATM機內軟件程序是否出現故障錯誤,出于好奇和做科研測試驗證動機,過失性意外誤從失主已輸入密碼遺忘在ATM機內的銀行卡上誤取款2000誤轉賬50000元,主動投案歸還后,還是以“廣州許霆盜竊案,退贓不退罪”,后卻以信用卡詐騙罪判刑入獄5年,罰金5萬。在2011年3月事發前后過程中,他研發出一套“人臉和指紋生物識別技術”,能解決ATM機忘取卡和預防電信詐騙的《關鍵控制點(再)加密技術解決方案》已獲得了實用新型專利ZL2016207860484專利名稱《支付終端、服務器及支付系統》,在監獄中申請的發明專利2014103426203,目前已進入實質審查最后階段。銀行表示,如果該技術成熟,很愿意嘗試使用。

        工程師生涯暫停

        和記者見面時康橋已經41歲,在永川渝西監獄里待了五年,這個曾經的軟件工程師說,2011年3月8號是改變他一生的日子。

        2011年康橋36歲,做用友財務ERP管理軟件咨詢實施工程師,手下帶了幾個精干的兵,客戶應酬和軟件開發實施都讓他很有成就感。

        3月8號中午康橋要請客戶吃飯,當時客戶說去北碚三溪口吃豆腐魚,路過渝北區汽博中心廣場時,康橋讓客戶等等,說他去取兩千塊錢,順便查查客戶是否有轉賬支付項目工資款。

        當時是正中午12時許,銀行營業大廳沒有值守人員,康橋走到ATM機專用間,老式陰暗12吋黑白屏ATM機顯示的是“歡迎光臨”星光飄移的屏保程序,他插了卡,輸了密碼,屏幕上顯示進入了正常操作界面,他取了兩千塊錢現金。

        取錢后康橋習慣性地點了“查詢余額”,想看看是否有客戶、合作伙伴轉賬付款,準備瞄一眼就取卡走人。但余額的數目卻讓康橋有點詫異,七萬多,他記不得自己卡里有多少錢。但康橋想起,正是月初,有幾家公司的合同工程款項正該打過來了,算算也許是哪位轉賬付了錢吧?或許是轉多了轉錯了?也可能是ATM機用的太久太老太舊了,象電腦軟件程序、網絡、數據庫一樣“發神經、生病”出現故障錯誤了,康橋的工作職業就是象醫生一樣為電腦軟硬件、程序、網絡、數據庫是否“生病出錯”進行技術診斷,維護修理,出于好奇和測試驗證自己猜想判斷的目的,和康橋說自己有習慣,數目比較大的錢會轉到自己另一張卡上,這張常用卡只留少量錢,于是他轉了帳:五萬,還做了更改密碼、打印憑條等其他功能全部測試,最后測試他點了當時因光線晦暗,極不易看清的退卡鍵。

        “咔咔咔,咔咔咔”,ATM機發出了一長串很卡殼的聲音,然后慢慢地,康橋看到ATM機先后吐出了兩張銀行卡,除了自己的,還有另外一張。當時就懵了傻了............這種情況聞所未聞,見所未見,............怎么會發生這種情況?............ATM機的安防操作軟件程序有安全漏洞隱患問題!!!............

        這時候客戶朋友打來電話“還沒取好?路邊停車是違章,快點喲。”

        康橋走到無人值守的營業廳,把那張拾得的卡放在門邊的前臺,向朋友的車走去。一整天的應酬,還從重慶新匯源高壓開關廠領了8700元項目工資款,當天下午沒有時間再回銀行去還錢。但他說自己心里一直惦記著這事,以從事軟件技術工作“發現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職業邏輯思維想到“失主將銀行卡遺忘在了ATM機內,為什么后來者還能操作此ATM機使用銀行卡取款轉賬?可以研發相關軟件程序技術解決這個問題............”。第二天3月9日中午12時至14時康橋就去了北碚區公交樞紐站附近的中國工商銀行碚峽路支行營業部,請求一男一女兩個工作人員查詢失主信息,按照轉賬記錄把錢轉回去歸還,并報告反映了自己發現的ATM機操作程序暴露出的漏洞、隱患、缺陷,“即失主將已輸入登錄使用密碼的銀行卡遺忘在ATM機內,為什么后來者還能操作ATM機使用銀行卡???............”可以通過技術升級、改進、創新措施解決,工作人員說個人不能查詢銀行客戶的信息,ATM機的技術問題不屬于他們工作范圍,是銀聯公司的事,到事發地銀行才可以處理。

        康橋說,那天下午有必須他親自去的業務要處理,在重慶新匯源高壓開關廠,客戶催得很急,要遷移服務器,新的財務軟件系統必須在周末前更換完畢。而他認為工作比還錢更重要,于是就先回去上班了,準備有空或周末再去汽博的工行,或等失主發現丟錢后,通過轉賬的卡號找到自己,退還了就行了,便把準備歸還的52000元存到了自己另外一張建行龍卡也是其股票賬戶托管卡上,這也是為了研究發明《關鍵控制點(再)加密技術解決方案》,解決失主將已輸入了登錄使用密碼的銀行卡遺忘在ATM機內,忘記退卡取卡離開了,后來者為什么還能操作ATM機使用銀行卡?這個技術難題而做的科研測試驗證,因銀行卡有使用密碼,向股票托管賬戶轉賬另有不同密碼,有多重密碼保護,即使將銀行卡遺忘在了ATM機內,后來者因不知還有一層密碼保護,也就不能繼續使用失主遺忘在ATM機內的銀行卡進行轉賬取錢了。(詳見ZL2014103426203發明專利說明書文件)

        還沒等他再去銀行,失主3月10日才發現丟卡而報案。很快,警察通過他轉賬的卡號直接可以查到了他的住址和電話,3月11日晚上給他打電話了解情況,他就主動承認了誤取錢的事,并說明3月9日已到銀行查找失主請求歸還未成,因沒有能聯系失主的任何信息和工作業務緊張繁忙,還未來得及再到銀行處理此事,主動投案時康橋就將3月9日預存好的52000元的建行卡交給民警張某、霍某、杜某還拍了照片,請求退還給失主,還向在派出所辦公室碰面的失主說了對不起,自己決不是存心故意取的錢,被刑事拘留先進看守所,8月11日判決下來,卻以信用卡詐騙罪判了五年刑期,罰金五萬。

        康橋的工程師生涯按下了暫停鍵。

        從一個工程師成為階下囚,康橋在心理上不能適應。他說自己清楚記得在看守所的兩個外號,第一個外號是瞎子。因為看守所出于安全考慮不能帶金屬框的眼鏡,在還不能與家人通書信拿到塑膠框眼鏡的日子里,500度近視的他就根本看不清楚,折紙盒、紙袋做工的時候也多憑手感。

        一天,他在報紙上看到一篇和自己情況類似的報道,《重慶晚報》B18版(法眼)欄目報道了2010年12月13日重慶市南岸區人民檢察院辦理類似案件原則,也是前面的人在ATM機取完錢忘記退取卡就離開了,后面的一個從事教育培訓職業的人發現后,轉了前面的人的50000元錢至其同事的卡上還全部還信用卡消費用完了,曉得可能違法犯罪后,才到銀行查找失主借款還錢,而微罪不訴。這讓康橋徹底受了刺激。他說其實因為自己的職業,在自己出事的時候就想到并研發有關鍵控制點(再)加密技術方法杜絕這種情況,再次看到報紙和聽新聞報道后,康橋堅定了決心。

        康橋在極端困苦無助的環境中,殫盡竭慮努力思考,勞動中常常會突然冒出幾句:“取款、轉賬、加密............”,看守所發給他寫認罪悔罪書的紙和筆也大多用來寫預想的技術發明解決方案,整個人一副走火入魔的樣子,也難怪旁人給他這個“神經病”的外號。

        康橋說,自己在2011年5月就寫好了這份“康橋銀行卡和ATM機關鍵控制點(再)加密技術解決方案”,向看守所的領導警官、駐所的檢察官、一審、二審法院法官都遞交了,多次口頭和書面懇求能允許申請專利發明,解決ATM機暴露出的漏洞隱患安全問題,但一直不理睬不回復不允許。此后他投入監獄2014年7月才被允許申請專利,同時又參加了法律、會計專業自學考試通過,三功一表申請第二次減刑卻以“未能認罪悔罪裁定不予減刑”。到2015年6月10日他出獄,發明專利申請已經進行到了最后的實質審查階段,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專利證書就可以拿到了。

        方案內容:人臉和指紋識別在關鍵控制點(再)加密技術方案使用后,

        銀行卡可以不要密碼,還可以防止典型詐騙

        這份看守所里寫的加密技術到底是怎樣一份方案?記者從康橋提供的專利申請說明書上了解到,簡要說來,包括三個部分:事前預防、事中控制、事后檢查。其中事中控制是技術重點。

        事前預防,主要是指在銀行大廳、ATM機旁張貼警示提醒語和進行相關錄音播放。

        事中控制,主要是指改進、升級銀行卡或賬號在ATM機上使用過程中,在關鍵控制步驟環節時點的軟件設置加密,這主要分兩種技術方法:

        一是按“次數”設置加密,即用戶每點擊操作一次“取款、轉賬(支付)、更改密碼”等關鍵實質控制環節,都必須重新輸入一次密碼,多次操作則多次校驗身份。

        二是按“時間間隔限定”設置加密,即在“取款、轉賬、支付、結算、更改密碼”等關鍵實質控制環節加密設置,限定操作時間如不得超過10秒,超過10秒后再次操作需要驗證身份。

        而方案一與二的加密方式方面,除了用數字密碼進行加密以外,更建議用個人指紋識別加密與人臉肖像加密驗證?禈蛘J為,電子銀行卡采用指紋識別與人臉肖像識別,除了可以預防銀行卡忘退取帶來的損失,還可以有效控制電信詐騙?禈蛘J為,銀行卡甚至可以不需要密碼,只需要在取款轉賬時進行人體生物識別即可,而查詢余額與存款等這種不會造成損失的操作不需要密碼也無大礙。

        三是事后檢查,主要指安裝紅外線裝置感應取款客戶是否離開了ATM機,在離開時進行語音提示。

        銀行:該技術很新但不夠成熟

        克服誤碼率后考慮使用

        其實,目前各家銀行對ATM機忘取卡的情況多少都采取了一定措施,比如重慶光大銀行大渡口支行工作人員介紹,目前光大銀行ATM機會在用戶插入卡片時以及取款過程中都會提示請勿忘記取卡。另外在輸入取款金額后,在還未吐鈔之前會給出兩個選項:退卡后吐鈔或取款后繼續操作。其實多家銀行都對用戶取款后忘記拔卡的情況已經有了提示,使得該情況大幅度減少。但人臉和指紋識別技術尚未采用。

        一家大型國有銀行(工商銀行,張彬給的聯系電話,對方接受采訪但要求匿名)科技部總監在看完該方案后認為:該方案的核心內容主要涉及人體生物識別技術,屬于重大技術應用項目,但目前該技術只是淺層方案,很新但并不成熟,將一個方案變為實際應用還需要研究與實證,“主要是目前人臉識別的誤碼率還是比較高的,如果該技術確實已經成熟,我們會在總行層面考慮使用。”

        記者手記

        在整個采訪過程中,康橋一直表示自己對那筆誤取的失主遺忘的錢從始至終決沒有“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的動機目的和事實行為,不具有“主客觀相統一”

        對此,記者不置可否,因為誰也不能判斷一個人心中真實的想法究竟如何。但在康橋遞來的專利申請說明書中,也就是事前預防的階段,記者讀到了這樣一段話:

        “事前語音提醒用戶取卡,勿將卡遺失遺忘,防止盜用。同時也警示警告抱有僥幸心理,可能產生貪欲心理動機的人,不要一念之差,一時糊涂,一失足成千古恨,作出失信失德,違法犯罪的事情。”

        就像業內人士所說,人臉肖像識別技術目前的確尚屬新技術,但并非遙不可及,今年5月央視新聞聯播就曾報道,清華大學已經研發出ATM機人臉識別技術,也許康橋在看守所中的設想很快就能實現。但不管在技術成熟之前,成熟之后,其實我們都應該守住自己的道德關口,否則一念之差,悔之晚矣。

        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1960年在人工種植的稻田中偶然意外發現一株野生的水稻,沒有象平常人一樣當雜草拔掉,而是思考研究,從而開始了雜交水稻的科研活動技術發明,解決了全世界的糧食安全問題,康橋作為一名軟件技術工程師發現并公開指出銀行ATM機存在的操作使用隱患、漏洞、缺陷重大問題還研究發明了切實可行的實用新型專利ZL2016207860484《支付終端、服務器及支付系統》,解決了財產資金的實名制身份認證安全管理等系列問題,能有效預防、減少、阻止、杜絕各種電信詐騙等違法犯罪活動發生,是一項重大革命性科技成果。

      搜索更多:






      优博